即使哭喊 即使咆嘯 依然什麼也傳達不到 什麼也傳達不了

為了訴說著什麼而扭曲的面容 也只能成為了他人的笑料

深淵之中 我變成了你

而『隨時都能幫助你的師長』 說著那句『忍忍就好』

 

不甘將何去何從? 痛苦又將何去何從?

因為拒絕著這一切 所以胡亂衝撞 胡亂捶打

既傷己 也傷人

傷痛卻沒有絲毫地減輕

然後被告知了有遠比你更痛更苦的存在

你這種存在痛苦 根本就無所謂

一次次地聽著這話 心中卻沒能輕鬆

你該輕鬆才對 該隨遇而安才對 

但你卻是似乎哪裡不對似地悲鳴

你的聲音傳不出去 只在門中響起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