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的蠹魚就是書蟲,會把書本上的文字給蛀蝕掉的一種生物,在我看來對方政府的作為就跟這種生物如出一轍,蛀蝕中國的文字與文化。

因為中國大陸的政府正在殘害自己本土的語言文化,且不說讓繁體文字簡體化(關於孰優孰劣這點,我個人覺得文字本身並無優劣之分,只有使用率跟合理性的區別)。

再來只要是不合乎中國領導政府心意的字句,就會被封鎖、無法使用,將會導致了中國文字的缺字越來越多,該是自己本來能夠使用的字句不得不用羅馬拼音或是用聯想法來表達。

有聽說過起初剛來到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也打算這樣搞,但是被當時的民進黨組織給阻止了,不然、現在的台灣很可能會跟現在的中國大陸一樣無法正常的使用中文字。

在台灣能夠正常使用中文字的我體會過在大陸遊戲裡打字卻被打碼(**)掉的那種難過感覺,也知道對方的人民會以別的方法繞開這個限制,可是他們能夠正常使用的中文字會越來越少。

這篇文章我用了中文打了出來,我不覺得有哪個字句被禁止使用而無法打出,霧霾、曹操、諾貝爾,不會明明該是自己可以使用的文字卻不得不用羅馬拼音來表達。

對於我現在所使用的文字、所說的話語,我很慶幸我的話語不會因為不合某個人的心意而被被暴力來堵住,要是不喜歡我的文章,也有叫我閉嘴、或是關掉不看的權利。

要是覺得我的想法有錯,也能在我的部落格與我爭論,說服、被說服、達成共識、不歡而散,這些機會都有,然後我也能夠使用完整的中文字對談。


中國全力封鎖人民對於海外知識的吸收、全力隱藏自己的不合理,來自中國的官方去箝制人民思想已經是慣例了。

因此,對方的人會不懂得尊重就是因為他們一直以來所看到、所吸收的就是那些,所以不能接受跟自己完全不同的意見,因為我們每句話對他們來說幾乎是否定他們的人生。

逃避問題似乎是華人共通的行為,看到問題就會想繞開,繞到最後路全被堵住了才會想著衝過去,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生存法則,因為激進的烈士都活不長。

無所作為的我們以生物的角度來看的確是活了下來,但是一切行動都被限制的情況、我們跟有心跳的肉塊有什麼區別?我們作為生物活著,而那些烈士作為人而死去。


會寫下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看到「不自由」就難過,是因為我希望對方可以正常的說話。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