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我都想做到某些事情,不特定的事情。

像是只要社會上有出現了不合我心意的東西我就會想要改變它,像是許多明明大家都知道是不合理卻還是存在的東西。

想做到什麼、想完成什麼,像是讓走向歪路的公益團體回歸本意、讓大家都知道出了問題的組織回歸原本的作用。

想要每個人所走的路上更加平坦一些,生得其法、死得其詳。

但是我沒力量、聲音也傳不出去,也是因為我不曾努力,我翻找著網路也沒有看到我所期望的這樣的組織力量。

我沒有面對一個一個人這樣的記憶與勇氣,也沒有可以好好組織自己話語讓大家聽進去的能力。

連確認自己手上可以使用什麼、擁有什麼的眼光都沒有。

幸運地生在了不會為生活所苦的家庭,有著打出這一字一句的餘力,但是我的一生一事無成。

我害怕被努力所背叛,我害怕最後會哭著說「我到底做了什麼?」、怕傷、怕痛、怕失去。

我想讓其他人聽到我的話語、讓我的話語可以沁入人心,但我也知道人有多難說服。

一人一生所見所聞就是一個世界觀,我這一生已經無法思考複雜的事物了、就像這樣我會這樣告訴自己一樣,別人也有很多接受不了的東西。

即使知道自己沒有勇氣、膽小、懶惰,我還是想為自己做到什麼。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