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見到那個課本的違和感,因為我當時過於幼小,不懂得如何表現它,若能重來,我一定會用盡全力朝笑它。

課本「生涯規劃」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這玩意兒都能做成課本了,還可以拿去給人評分?這真是去他媽的啥鬼笑話啊?』

孤獨者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反派,當時我的導師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把我推上這個位置的,那時他制定了一個積分模式,最快以群組模式完成某件事的組別可以拿到分數,而我當時不滿自己的組別完全對此分數毫無動力。

讓那導師使我自己一個人一組、但是得分減半,剛開始因為其他人對此分毫無興趣就讓我一直獨得第一,但是後來大家開始對我有了對抗意識之後,因為減半的效果,第一的得分也不會超過第二。

不…不只是第二,隨便以組別模式的其他人都能很容易超過我,他們就很容易從我這種令人厭惡的存在獲得成就感吧?老師你這還真是好算計!

讓我一個人當反派,讓大家都起公敵意識,進而讓那本來沒人在乎的積分變得如此有用!

當時,我仍不知如何表達這種不滿跟些許的委屈,若能重來,我會對那老師這樣說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喂!老師!我好用吧?現在沒用了吧?可以一個人去死了吧?』

小時我對一個同學講了這樣的謎語『江西小太陽是什麼?』而答案是贑林良,跟髒話很音近的答案,那時我只是為了有趣,想跟同學分想剛聽到的東西。

後來那同學跟老師講了,而我被那老師差點記個大過,我哭了,當時我還不能整理我那時的感情是什麼,所以我哭了,現在想起來那根本不是什麼大事,就算直接因此被退學也一樣。

我啊,那時最主要是為了自身的愚蠢而哭泣吧?自以為可以講點有趣的東西然後交到朋友,然後,我刻意坐在教室講台上哭泣。

我當時的想法便是『希望大家能明白愚蠢之人的下場』,說來這樣不止是告誡也同是自罰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我啊,從小就很懦弱,遇到一些大不了的小事就會哭出來,可是為什麼?當時就有個聲音告訴我說,趁現在盡情哭泣吧!有天,你會忘記淚水的含意。

我也忘了是哪天,就像往常一樣為了大不了的小事而哭泣,眼淚就毫無徵兆地斷流了,然後明白了這種世界毫無意義,哭也好、笑也罷,都是徒勞無功。

我此生至今沒有愛上他人過,但我大概了解愛上他人是怎麼樣的感覺,也許我曾經有個能夠殘留到今生的感情;但我也不否定這有可能只是我的幻想罷了,畢竟,現在我的手上沒有任何東西。

就在那個幻想之中,我對了自己下了一個詛咒『讓這一世擁有守護一切的能力,在此之後承受永生永世的孤獨』

我相當討厭孤獨,這個詛咒就是對我自己的無期徒刑:一輩子相當的短,而且每次都會忘記,所以只要孤獨短短一輩子就夠了,也因此、自殺才不在我的選項當中,因為毫無意義。

我比任何人都還要強大、我比任何人都還要孤獨、我曾藐視一切規則踩過千萬屍山而行,如今的我就是這一切的報應了…若不用著這樣的幻想、我根本沒有活著的理由。

現實則是比我不幸之人比星辰還多、比我幸運之人也不計其數,若不用正視自己即可自稱為「最強」,但破曉之後我便無所遁形,因此我討厭黎明。

修改一下就好了,關於獲勝的定義、但是大家都偏執地認為「這才是勝利」,勝利也好、失敗也罷、生也好、死也罷,我真希望人能選擇對他人溫柔的選項,但誰也不願意、因為這不符合人類,那算了。

人崇拜神,因為神是正確且必勝的存在,而我質疑著這一切,所以我也能稱為「魔」吧?雖然至今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哭求的東西是什麼了。

自以為是的開心隨時可以扭曲成曲嘴落淚的面容,所以我不認為我是有可以這般開心的勇氣;祈求幸福也只會讓自己更加迷網,我剩下的也只有詛咒了。

詛咒這整個世界,那麼其詛咒的內容是什麼呢?我詛咒所有的不幸,為何不能有一直幸福故事,非要讓不幸去打斷它,當整個世界都期許不幸的存在,詛咒它的我便是魔了吧?

以我父輩的口吻,我成為了「失敗品」,沒能成為在社會當中正常轉動的齒輪


也許,哪天我會割開自己的頸動脈,要是還能說出『我詛咒這個世界』便還好、但我會不會選擇說『晚安』呢?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