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做了。」「我也是。」「放棄~。」

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把白袍給脫下,去尋找了比較輕鬆的生活方式。

不管是誰,在這一片的責罵聲中都無法保持熱情吧?

 

「醫生!請救救我的---吧!」一名抱著什麼的人就這樣闖入了急診室當中。

「既然是命,早晚都會死。」

「你這是身為一個醫生該說的話嗎!」

「我又不是醫生,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那邊不是這樣寫著!」「舊消息了。」

那個人的悲傷與激動令人動容,於是我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不過……

「現在的我們,就好像想在不用任何工具的情況下,在病患的肚子裡摸出一把手術刀一樣。」前輩拉住了我的肩膀並說。

 

如果是這樣,誰都無能為力吧?

---致來自不遠的醫災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