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憑口脫出的言語容易彎曲

所以需要誓言的骨架

但,骨架是否老舊鬆脫?

那份言語可以以靠幾分?

握著它,爬上光明的頂端

回頭一看,驚然發現…

手中握的只剩柄而已

那裝著滿滿承諾的皮箱

早已滾落山腳

那現在爬的又是什麼?


誓言…

是誓言、還是藉口?

 

我呀…

一再的違背心中暗許的承諾

很痛苦嗎?不會吧…?

反正早就不是●了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