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切的事情感到無能為力,什麼事情都沒有想要去做的慾望,感覺我的一切行動都是毫無意義的。

卻還是會對不合自己心意的事情感到憤怒,我明明就沒有努力過啊,明明知道這種報應也是理所當然的,會因此心虛。

沒有做到該做的事情、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一直以來都不是我自己想要做些什麼而行動的。

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的愛慾、物慾給扼殺掉,但是唯有一直纏繞在心頭的煩躁無法消去,我該對得起誰?對不起誰?

渾渾噩噩的過著日子,職到被人指責了才會應景似的隨便打了幾個字,我應該想做到什麼、辦到什麼?但是卻又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麼。

我明明離死那麼近,不管看到什麼物件還是情況都是直接想到了自己的死狀,生命明明已經不多了。

成為作家好像是自幼小時期就有的想法,不過我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跟父親說的時候就被嘲笑了,現在想來他的想法依當時的情況也是很正常的。

而我的表達能力從小時候開始就一直很差勁,而且我迄今依然無法努力,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不敢努力了?

我是對「努力」這件事情感到恐懼,到底為什麼?迄今也不敢擁有屬於自己的行動,小時候我記得我可以對一件事情勇往直前,長大之後反而變得弱小。

我變弱了,雖然變得成熟,知悉情況還能理解事物,但是我真的變得脆弱了,過多的不被理解與嘲笑的原因嗎?

想成為作家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腦中一直有著故事,想把這樣的故事給描述出來,但是想要換成適合的字句描寫的時候就卡住了。

我過於習慣放棄了,因為我身邊的人總是不聽我所講的話,事實上我已經放棄了對他們溝通,我曾經很想要讓別人知道的事情,被無視、被嘲笑。

一輩子這樣就好嗎?還是應該要有一個能夠理解自己的存在?讓我知道我不是孤單一個人,但是沒有。

我已經遲疑好久了,無論是什麼行動、我都沒有做。

我已經不知道我要做什麼了,也不知道我還有想要什麼,眼前只有一步步逼近的死刑台。

為我著想的人們一直勸著我離開這條道路,但是我沒有想走的路了,同時我也不斷的詢問著自己「這真的是我想要的結果嗎?」。

其他的人們找到了其他的路,在自己的路上開花結果或是凋零,我不想走到其他人的路上,只是沒有根據地確認我在某一天會爆發。

但是在哭喊著我是誰的期間我卻早已經累了,不存在我想要的結果、不存在我想要的道路,只是盲目地希望我在某一天發光。

創作者介紹

筆記本

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